心得体会
荣氏兄弟:被大资本欺压、被日本军觊觎不改爱国初心
发布日期:2022-06-21 14:08   来源:未知   阅读:

  大家好,这里是路上读书,今天咱们接着讲民族企业家们的传奇故事,《实业之初》。

  上一回,我们刚刚讲完荣氏的社会事业有多红火,就像滚雪球一样,规模越滚越大、厂子越滚越多。不过,荣宗敬长期以来举债建厂,这份胆识固然让人钦佩,可背后的风险,也着实让人替他捏了把汗。

  要说荣氏的运气,那也是真好,一连三十年,都是风调雨顺。然而,水满则溢,月满则亏,1934年7月4日,荣氏企业终于迎来了一场硬仗。就在这一天,连续巨亏四年的申新,搁浅了!

  当时,申新纺织停工了,整个公司无人管理、漏洞百出,资金链也是唰地一下绷得死紧,公司门口不分昼夜全排着长队,都是来催款的。

  怎么回事呢?不是说三十年风调雨顺么,怎么就发生这么大搁浅呢?说到底,和荣宗敬的大量外债有关,当然,也不只和外债有关。

  国内,国产棉花产量不足,棉花贵得过分,国外,日本的成品棉纱又源源不断地运来倾销,导致棉纱价格便宜得过分。

  所以,各地的纱厂开工就亏本,偏偏荣家兄弟不想关门,强撑着开了好几年的工,结果呢,自然是亏了好几年的本。

  另一个原因,当时的南京国民政府开征特税,此外,各个地方还巧立名目,给国内实业厂商加税加捐。

  就比方说,有的地方这么征税:南京国民政府给面粉加税,这个税不归我地方,那我就给面粉袋征个税,没毛病吧?就这样,民营企业的经营成本大大增加,国产货的成本,比进口货还高了不少。

  这么一来,国内的企业还怎么活?好几家企业就跟当时的财政部部长、蒋介石的连襟孔祥熙反映,说:“孔部长,税负太重啦!我们都要活不下去啦!”

  谁知道,部长大人非但不帮他们解决问题,还张口就骂:“有困难,你们为什么不想法子克服?成本高了,你们为什么不让它降低?”

  除此之外,荣宗敬之前曾经搞过一点洋小麦和洋棉花的投机,亏损了一千二百万,这对已经濒临崩溃的申新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啊。就在这个荣氏兄弟为了申新复工忙得焦头烂额,向各大银行财团弯腰作揖、请求通融的时候,申新七厂又险些被恶意拍卖。

  怎么回事?原来,申新七厂之前以地契、房屋、设备作抵押,从汇丰银行借款200万元,约定1934年年底到期还本。可是,1934年,整个申新都搁浅啦,这笔钱哪里还得上?

  荣氏就和汇丰协商:能不能暂缓一阵子?这期间的全部利息我们都照付,就连押金,你们也可以扣一部分。

  可是,汇丰不肯,非要申新把价值500万元的抵押资产全部赎回,否则就要把这些抵押物都给拍卖了。

  生死存亡时刻,再打民族牌。兄弟二人,借助商界、政界积极奔走,扩大舆论攻势,话题冲上热搜,你汇丰怎么搞的吗?这么欺凌我们民族企业?这是存心跟我们中国人过不去吗?诸如此类。

  汇丰一看这架势,赶紧改变原先咄咄逼人的方案,同意把还款期限推迟到1940年底。

  可是,汇丰的让步,也只是解决了申七被拍卖的危机,那边,申新还在搁浅当中,荣氏的磨难,还远远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