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党申请书
《霸王别姬》: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不疯魔怎能成活?
发布日期:2022-05-20 07:03   来源:未知   阅读:

  “一辈子就是一辈子,差一年,差一个月,差一个时辰,差一秒都不是一辈子。说一辈子,差一分、一秒、一天、一年都不是一辈子”。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程蝶衣是一个被妓女不得不抛弃的孩子,这为其的一生定下了一个大基调,他的人生是别人强迫他的同时他自己也在勉强自己的人生。年少的他曾多少次不自量力地试图反抗,然而纵然以生命为代价也无法改变。命运总是给了他左一个白眼,右一个耳光。在被太监猥亵之前,他的性别意识始终都是坚定的,他是男儿郎,不是女娇娥。程蝶衣是一个单纯和理想化的人,这样的性格在盛世可能如鱼得水,但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显得尤为可笑。程蝶衣也是一个“不疯魔不成活”的人,可世事多舛,不是您付出多少就能得到多少,时也命也,自古以来都从不欺人。程蝶衣对段晓楼的爱可歌可泣,但不被世俗所理解,甚至于不被段晓楼所理解,所以最后只能是个悲剧。

  程蝶衣其人相比我们现在的好多人都敢于表达喜爱和憎恶,我们现在的人可能是顾忌和顾虑太多,总感觉活在别人的阴影下,被条条框框所束缚,不得自由,然人活一世,求个痛快而已,可以委曲求全,但不能爱恨不分。

  段晓楼其人不过徒有其表,内心是一个软弱到懦弱的人。这一点到与我们现在的一部分人很是相似,为利益无所不用其极,为上位使尽各种手段,卑躬屈膝,点头哈腰,自己折断自己的脊梁骨,还沾沾自喜,引以为傲。可身而为人,总要做点人事的。

  菊仙是一个能让我们现在人学习的角色。无论以前从事什么职业,那都是被生活所迫,一旦情由所起,必生死相依。我们现在人往往都做不到这一点,被一点现实黄白之物迷惑就能置同床共枕之人于不管不顾,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抛之脑后,与菊仙其人差之远已!

  影片《霸王别姬》,程蝶衣、菊仙所作所为让人大感佩服之余深思所行不免悲从中来。程晓楼则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