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总结
数字电视转换被质疑垄断委员:应尊重百姓选择权
发布日期:2021-11-22 05:38   来源:未知   阅读: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2007年全国各地两会2007各地两会动态

  最近一段时间,在江苏南京和贵州贵阳等一些地方,因数字电视转换引发的争议不绝于耳。有的市民反映:机顶盒(见图)的费用太贵了;有人甚至认为:广电部门在搞行业垄断。为此,记者到正在推进数字电视转换的北京、南京、贵阳和已完成数字电视转换的山东青岛等地进行了调查,并就有争议的问题采访了国家广电总局有关负责人。

  2006年7月1日起,南京有线电视数字化转换工作启动,至今已完成主城区70多万用户的数字化转换。

  在转换过程中,广电部门为每个用户免费配置了一台机顶盒,但是家中有两台以上电视机的市民却遇到了一个问题:只有配置机顶盒的那台电视可以收看有60套以上的数字信号节目,而其他电视则只能收看为数很少的几套模拟信号节目,再配置机顶盒,每台必须掏680元。

  南京广电部门解释说,一台机顶盒的硬件成本约为300多元,仅进口的核心数字电视芯片组成本就达到12美元;软件成本约为100元;另外,机顶盒生产、调试及运输等相关费用为50元左右。这样,一台机顶盒的成本不低于450元。

  南京市一些商家对机顶盒的价格反映不一,有商家表示普通的机顶盒成本大概在200元左右,而也有商家表示机顶盒成本有四五百元。国家广电总局有关人士认为,目前生产机顶盒的成本相对高,只一块卡的成本就100元,一个机顶盒的成本不止200元。而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传媒学者表示,机顶盒680元一台的价格显然超过了市民的心理预期。

  供职于江苏省直某单位的张女士直言:“南京城区有七八十万户,就按多出20万台电视算,要想‘数字化’就有一个多亿的机顶盒市场!”

  根据市民反映,南京市几位政协委员日前向南京市政协提交一份《关于南京数字电视机顶盒应打破垄断状况的建议》的提案,对南京数字电视转换中机顶盒销售涉嫌垄断问题提出意见和建议。

  南京市广电部门表示正在想办法减轻用户的负担,南京广电网络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目前该公司正在进行购机优惠活动,一台机顶盒的价钱由原来的680元优惠为580元。

  “要买机顶盒,只能到广电部门的营业网点买,你在市场上买的根本用不成,这不是在搞垄断经营吗?”南京石先生对机顶盒由广电部门专营提出质疑。

  南京广电网络公司解释说,机顶盒必须与前端加密技术相一致才能解调数字电视信号,如果用户购买了与本地前端加密技术标准不一致的机顶盒,将无法正常收看电视节目。

  不但是南京一处,记者致电北京歌华有线,服务人员明确地说,想看数字电视,机顶盒只能在他们那儿买,市场上别处没卖的,一台标清电视机顶盒666元,一台高清电视机顶盒1888元。

  国家广电总局有关人士表示,“垄断”这一说法过于偏激。首先,数字化进程,其立足点是为大多数人服务。在推行数字电视进程中,首先向用户赠送一台机顶盒,已经协助解决了多数人收看数字电视的问题,而且目前南京有六七十套的节目是不收费的,只收取一定的网络维护费。此外,由于各地接收系统不统一,市场上无法自行生产。机顶盒都是各地有线电视网络公司向厂商订制的,如果经过市场还会多加一道流通环节,目前成本一定的情况下,价格会更高。即便调价,也是要经过由当地物价部门等共同组成的听证会,才能通过。

  专家认为,有些城市现行的将用户卡和机顶盒捆绑出售的做法,使得消费者不能到别处购买机顶盒,势必形成垄断。政府部门必须打破垄断状况,实行卡机分离的销售机制。这样机顶盒的销售就实现了市场化,有利于生产厂商之间公平竞争,优质优价。

  广电部门表示,国家相关部门正在研发机卡分离技术,正式推广后将使机顶盒市场完全放开并可以规模生产。

  南京邮电大学技术专家介绍,目前国内机顶盒的机卡分离技术已经成熟,惟一的问题就是等待有关部门进行推广了。

  记者了解到,青岛作为最早推广数字电视的试点城市,用户卡和机顶盒并不捆绑销售。第一台机顶盒和南京一样是免费发放的。如今,消费者如果再需要一台机顶盒,则可以到市场上去购买。据调查,普通机顶盒海信牌779元,海尔牌850元,其他牌子400多元。用户智能卡到青岛广电有线客户服务部门购买即可,消费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不同节目组合、不同价格的智能卡。

  对此,国家广电总局有关人士解释,青岛作为最早推广数字电视的城市,当年机顶盒设计得简单,只能看和模拟信号数量相当的数字有线节目。后来各地城市推出的数字电视节目更丰富,机顶盒内置了智能卡。而且各地机顶盒只能在当地适用,青岛市场上的机顶盒拿到北京来是没用的。

  正在举行的贵州省两会上,一些政协委员也提出了“数字化电视”推行中不能不顾百姓承受能力的意见。

  贵州省政协委员朱虹说:“去年以来,贵阳市正在着手进行数字化电视的安装工作。我一打听,这个事完全是不经商量的,愿不愿意都得改。”

  政协委员蒋晓音历数了群众反映强烈的三条意见:一是收视费用过高,贵阳数字电视的现行收费标准是每月26元,比过去模拟电视每月14元上涨了12元,涨幅高达86%;二是强制关闭模拟信号,贵阳有线个模拟频道,供不安装机顶盒的用户在过渡期收看,但据说只有一年时间,到时没有安装机顶盒的用户将无法正常收看电视节目;三是重复收费,有两台电视机收看数字化电视,每户每月的收视费为34元,比原先同样收看两台模拟电视的费用高出140%,而广电网络公司的信号制作成本并未因此而增加。

  蒋晓音建议,“应变一机一费为一户一费,并适当调低收视费用。同时应该循序渐进实施推广工程,而不要短时间内强行关闭模拟信号,剥夺群众选择的权利。”

  国家广电总局有关人士解释,数字电视条件下,一点点技术上的瑕疵都将导致画面清晰度品质大受影响,观众难以忍受,不像模拟信号下家里几台电视都可以同时接上有线插口那么简单。目前在技术上还做不到一户一台机顶盒就实现数台电视收看数字电视,即便技术上研制出来了,那么经济上可能更昂贵。当前推广数字电视安装机顶盒,好比城市液化气由煤气改天然气,居民的炉灶也需要更换一下,以达到技术上的匹配,当前付出一点,是为了以后享受到更高品质的生活和服务。不过,朱虹认为,“即使是收看电视这样的小事情,也不应该剥夺老百姓的选择权和自愿权。”

  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张晓锋副教授表示,在数字电视整体转化的过程中,运营商应该把赢利模式定位在内容产品和增值服务上,通过为用户提供丰富多彩的电视节目和相关服务来实现经济利益,而不是狭隘地靠卖机顶盒进行赢利。“不是有了机顶盒就实现了电视的数字化,电视数字化更多地体现在其内容产品和相关服务上。”